四千岁

朝生暮忘

任其沁入好了

/纪念一下新头像
@白玉为何物

他说花开时无论如何都去看你,你说那么我就好好等你。你将黑色的麒麟绳结系在他的额心,勒得他有些痛,可这疼痛无疑含有亲昵。云浪绵绸,人似软玉,黑色的一抹轻轻而带着遐思,眼睫的深重使琥珀色的眼睛显得更加澄澈,目光化为一点点不经意的烛火,融化在其中,色环中的瞳丝因此而纠缠起来,仿佛伸出手便能将其放在指尖,然后轻轻合上手指,他眼睛的感触初初迈上指纹,始觉痛苦。

走廊里一片昏暗,只有他的屋子还点着灯,淡黄色带着几丝缱倦,迷迷蒙蒙间,似是雨云消融后剩下的烟雾。月光下的茱萸也因此而映着灰色,心中的尖刀便是这个形状,却又与血肉无比契合,毛细血管如同盆栽底部细密的血网将之包裹,浅黄色依旧覆盖上来。

他趁着这情正浓,清光撩人情思,交缠的渴望变成共眠的渴望,他圈你入怀中,碎片似的心跳似是海底淤泥,层层叠叠,清凉而又不容置疑,将一切瑕疵粉碎。当初以如何的爱欲去镌刻,此时就以如何的爱意去别离,不是很久很久那么温吞,也不是心慌意乱那么快刀斩乱麻。

是她的手将绳结系紧时的珍重,你看,这是我腰间的玉,如今,请你戴在头上。

评论

热度(35)

  1. 低眉信手四千岁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无人之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