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千岁

朝生暮忘

低眉信手.

谢谢你陪我任性!柚子最棒!

白玉为何物:

被四带着快速搞了篇静临,八百辈子没写静临了,很难吃哈。


他死在过回忆之中,死在没有梦的梦境中。


像只羽毛湿透了的黑色乌鸦孤零零地站在湿漉漉的枯枝上,有着双血色眼睛,被大雨打击得几乎体无完肤。折原临也从未考虑过自己的失策,实际上他的计划本就应该是完美无缺——本来一切都应该是那般完美无缺。


直到最后他跌跌撞撞被人狼狈地救走,他连那个人的脸都不想再忆起,那颗高傲自大的心脏就好像是插入了一根刺,把他的心脏扎得鲜血淋漓。折原临也去拔那根刺,刺深而紧,尖端闪闪发光,刺得他十指满是血洞;疼得十指连心。闭上眼睛沉入酣睡,就愿时间那样悄然无声地溜走,在这个往事如烟转瞬即逝的世界中,谁也无法从中脱身如湍急如河流的时间里。


少年时期的忧郁是对整个宇宙的傲慢。在他们个个年少轻狂的时候,对待整个世界的折原临也并没有什么好态度,他的傲骨无人可敌。曾经在一次偶然里面,折原临也在与他打斗的过程中失足落下河,当他黑暗的河水中迷失了轨迹;在绝望和饥饿中跳上通往那里的天堂之路,前往岁月间的忧郁歌的时候才猛然意识到自己水性不好。河水刺进脆弱的眼睛,肺叶中的二氧化碳被毫不怜惜地挤出,他吐出一个个气泡,倏然地觉得可笑。于是他就笑了起来,深深吸入冰冷的河水,被呛眼泪都要出来了,进入身体中的水像是死神沿着骨头降临;一条灰烬的河流。却在一个不经意的抬头中望入了美神的眼睛,他看见了一双发光的眼睛,清澈透亮,漂亮得过了分。叫他那颗孤傲扭曲的心停了几分。


那个人一把拽住折原临也的手腕,力度大得不行,将他从深处扯了起来,把人拥入怀中。头脑因为缺氧而发昏,但是折原临也可以感觉到那个人的嘴唇凑在了自己耳边,在水中对着他喃喃说着什么,耳边只能听见咕噜噜的泡泡声。接着折原临也一翻眼就昏了过去。


那个人和他说了什么他不在乎了,他现在只想从记忆中脱身,却万万忘了死亡并不代表着遗忘。可是一个疲惫的人想要获取永安,唯一的办法就是躲进未来,


有天他吃粥。拿起瓢羹将其正对着自己,仰起头,将红豆粥缓缓送入嘴中;动作缓慢轻巧,像只燕子,翘着的二郎腿没有节奏的一翘一翘,左手扶在大腿上面轻轻拍着。红豆已经熬得几乎与松软的白米融为一体,香甜可口入口清香甘甜味美。直到他自己莫名其妙地把还盛着半碗粥的打碎在地上,碎裂的瓷片在棕榈色的地面上微微晃动着。他才发现隐藏至深渊的哀伤仿佛快要溢出实体化,如活人一般在房间的角落走动。


折原临也想:我不在乎吗?我真的不在乎那个怪物和我的那句话吗?毕竟时过千载岁月其徂,他不想再度渴死于旸谷了。但是这个蹩脚的谎言连他自己都不肯相信。


那可是他们唯一一个没有间隙的场景啊,他们在水下紧紧相拥,就好像是这个世界上幸存下来的二人。但是折原临也一定还是会难过的,因为可爱的人类们都不见了,只留下一个怪物陪伴他。一个住在他心底的怪物。然后他会邀请怪物一起去废墟上面看日出,踆乌哟,你好呀。


平和岛静雄把他拖上岸的时候,折原临也还是浑浑噩噩的,但实际还是醒着的。他躺在湿润的泥土上,微微虚起眼睛,虽然绝大部分的阳光被平和岛静雄遮住了,却还是被明媚的阳光照耀着,几乎看不清平和岛静雄的脸了。他现在突然开始有点厌倦白昼的阳光了,但愿这个世界可以早一点崩溃把他掩埋;可是你还没有见我将自己埋葬。对方看上去也因为折原临也的状态有些慌乱,他拍拍折原临也的脸,力度竟然不重,连折原临也都没有想到他可以使出这样轻柔力度。他本来打算继续装睡,就听见平和岛静雄轻飘飘的一句:


你会好起来的,所以快点好起来吧。临也。


折原临也在惊愕中忍不住睁开了眼睛,对方也没有意料到折原临也会突然醒过来,结果正好在某个破裂的瞬间撞进了片琥珀色的深海:徒留了一片残雪烙他眼底,霜冰裹着的汩汩清泉从他眼眸之中向着折原临也潺潺流过。流动的狐火,一团团都媲美北极极光和显微镜下金鱼的血管,世界上的吉光片羽之物没有资格同他的眼睛相提并论。明明是怪物,但是他终究还是在九泉之下落了个好名声。


自那以后,折原临也绝少再看到有光的眼睛,但他为此而活。

评论

热度(95)

  1. 算尽因果.小黑西柚猫软糖 转载了此文字
  2. 低眉信手小黑西柚猫软糖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四千岁
    谢谢你陪我任性!柚子最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