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千岁

朝生暮忘

普鲁士蓝

左氧氟沙星:

#原创人物有


#只是脑补太宰会怎么勾搭妹子(约炮)




      "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面前这个男人用酒润了润嘴唇,没一会儿酒精挥发在昏黄的灯光下,"梦里我是个画家,你来找我画一张画像。你穿了一件衬衫,和你今天穿的差不多,只不过是黑色的,"说着食指点在我锁骨中间扣紧的纽扣上画了个圈,又很快移开,"当时这颗扣子是解开的。"


       我不敢抬眼看他,怕立马陷进去,低头看见他用食指绕着酒盅杯沿一圈圈,脸上烧了起来。"你把腕上的扣子解开,卷起袖管,把头发撩到一边。你脖子旁边有一条清晰的蓝色血管没到衣领下,卷起的袖口下也有一条血管只是细一点,好像是从上面一直延伸下来的。"他握住我放在桌上的手,把袖子推上去了大约一寸,摩挲手掌根部鼓起的静脉,我注意到他手腕上缠绕着绷带,"比这个要再深一点的蓝色。"


       他把手缩回去托着下巴,露出恍惚的表情,"画室不太明亮,你的脖子、锁骨、手肘凹陷处都呈现一种奇异的蓝色,我找遍所有颜料也调不出。我拿起削铅笔的小刀划开了手腕,接了一瓷盘的血和草木灰一起烧,做出普鲁士蓝,再加了一点群青,算是相近了。我蘸着颜料在画布上涂抹,忘记包扎划开的口子,也没感觉到疼。"


       我差点沦陷进去,没放下的袖口勒住了血管,手肘处的针孔隐隐作疼让我清醒过来:"您不只对一个人说过这个吧?"


       "...我对很多人说过了。"他嘴角勾了一下,把魂都给勾走了,"大多数都和我去房间了。只有两个人没有,一个是你。等等..."摇晃了一下见底的酒杯,向调酒师要了一杯电气白兰地,"另外一个和你差不多高,可能更矮一点,顶着一头金色头发,发梢有点卷,脖子上戴黑色项圈。"


       "她很可爱吗?"


       "算不来的,以前打过几炮吧。而且也不是她...你常来的话可能会见到。"


       "那她说了什么呢?"


       "前一句跟你差不多,后一句是:说得好像你真的会为我而死一样。"


        



评论

热度(119)

  1. 低眉信手左氧氟沙星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四千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