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千岁

朝生暮忘

创造出来的世界之繁复.

先马住!

白玉为何物:

*太中车。纯车。第二次车。
*没有技术可言因为我真的不会写车【痛苦】
*真爱生命远离赌博
*一天后删


手指探入湿润柔软的口腔,微凉的手指碰触到内部滑腻的口腔粘膜,探入接触到里面的温暖湿润与滑腻。异物的进入还是让中原中也略微不适,他向后倾倒,可是背后是松软的沙发;他已经不能后靠。中原中也使劲挣扎,想要逃脱太宰治的束缚,口腔中含着异物,也只能发出含糊不明的呜咽声;可是太宰治的力气却把他克制得死死的,他都没有想到这个家伙的力气竟然如此之大。将他按在身下太宰治眼带媚笑,眼睛里面是一片旋转吞噬一切的漩涡,他附身带着令人畏惧的压迫之力,强硬地将中原中也禁锢在小小的沙发之中,他已经把中原中也的衣服全部剥光了。代价是腹部的痛苦,但是却是他可以忍受的范围。


中也果然舍不得我啊。太宰治如此想着,一只手的两只指头伸入其中,窥伺侵犯脆弱敏感的口腔,他另一只手同样没有闲下,将中原中也的两只手一起抓住,死死固定在他的头上控制了中原也多余的动作;磕在中原中也两腿之间的膝盖,故意色气的摩擦,感到到其渐渐有些抬头的现象,目光上移就直接对上了中原中也的蓝色多瑙河。他的口腔中的舌头被太宰挑起与之共舞,在里面寻找敏感地,当太宰治得寸进尺的时候,他甚至开始在中原中也的口腔中肆意妄为的模拟某种活塞运动,增加到的三个指头在他的口中进进出出,因为无法合上的嘴,津液从中原中也的口中流出,暧昧地顺着下巴流下线条优美的脖颈;糜烂淫荡的水声传到中原中也的耳里格外的色情;在他背脊上面如蛇似的爬上的羞耻感,还有口腔的侵犯和下面被太宰恶意摩擦而开始勃起的甚至让他恼羞成怒,他的眼睛里面欲望和生理而泛出亮闪闪的泪光,嗔怪地瞪向太宰治的时候完全没有杀伤力,倒像是一种邀请和撒娇,却在看见太宰治那双深海般的眼睛时被晃了一下神;然而太宰治也在那瞬间感觉自己的心脏被击中了,血液在心房中活跃流动泵流不息,越跳越快,甚至下面也更硬了几分。



剩下请走简书
别赌了,听我的我是认真的

评论

热度(239)

  1. Euclid小黑西柚猫软糖 转载了此文字  到 resurre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