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千岁

朝生暮忘

低眉信手:




我生在一个绝对没有海的地方,此生也还未见过真正的一望无际的大海,可我总感觉,若是某日我死去,一定会死去,那里将会保存我的烟魂。我没有那么贪心,如果说魂魄也是物质的东西,那么总有一天会消弭,若是这般,我便会成为大海中的某一滴。朝看日升月沉,亲吻着海滩的脊背,重新抚过父亲和母亲的脚尖,暮等星辰浩瀚,我这一生都渴望做一面镜子,反射出满天星斗,残阳如血,收纳太阳那滚烫的金桔色的灵韵,于是铁石融化,火山喷发,爱人呢喃,又重现在我的耳畔。海底或有住民,都是被土地驱逐的人,我忠实地保藏着现实生活中名满四方的女画家曾居住过的残破小屋,在灶台之上的墙壁用烧焦的木段画下女子的精致人像,写着“死”和“无法”这样模糊不清的话语,一层层撕开掩饰盖非的泛黄纸张,死之下却曾是“新年快乐!一定幸福!”海底或有高塔,用沉在海中的吸满水的重木搭成,为海中的人们送去氧气,于是那些早已长出鳃的人们在黄昏时分还眷恋不已地回味着陆地上空气的味道,口中掺杂着鱼类的和自己的鱼腥。我告诉玻璃般蓝绿色的海,我渐渐地失去全部记忆,开始眩晕而刺痛,开始舒适而困倦,曾经以为没有就会死去的东西此刻我一件也没有,我曾迷恋着心目中绝对温柔与包容的大海,因为我自己可恶可憎,反复无常,浮躁平庸,可是等我与大海融为一体,才开始思考我其实早就知道的,大海也有触不及的深渊,电闪雷鸣之时发出狂啸,阴云覆盖之时笑意全无,甚至用尖利的冷雨拍打自身穿心洞腹。万事万物应当如此,哪有什么始末温柔,有的只有智慧的人,不忍的人,发疯的人,沉醉的人,爱恋的人呀。

评论

热度(6)

  1. 低眉信手低眉信手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四千岁